女子喜歡上一位花藝師,本想真心相處,可最后她卻被男子嚇到了

發布時間:2018-07-21 10:31  來源:成都花卉租賃租擺_成都園林綠化公司

在德城大學的西門口附近,有一家鮮花店,花店的老板是一個和藹的中年男人。甄雅琳去了幾次之后,就和老板混熟了。有時候老板不在,就是一個叫小九的花藝師在看著店鋪。 甄雅琳...

在德城大學的西門口附近,有一家鮮花店,花店的老板是一個和藹的中年男人。甄雅琳去了幾次之后,就和老板混熟了。有時候老板不在,就是一個叫小九的花藝師在看著店鋪。
    
     甄雅琳平時也不買鮮花,但是偶爾會被美麗的花吸引,一來二去和老板和小九都很熟悉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雖然說在大學旁邊,人流量最大的一條街,但是生意依舊不太好,大學生們還喜歡花的不多了,就是偶爾有人登門,更多花樣的今天,人們吃東西看電影的熱情比買花插花強烈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甄雅琳也不是多喜歡花,她經常去花店的原因非常簡單,她喜歡上了花藝師小九。以前甄雅琳覺得,花藝師大多數都是那些年輕的漂亮的,心中有著一個大花園的女孩子,她從來沒有想到過花藝師可以那么帥。
    
     拿著他的剪刀,咔嚓咔嚓的把枯萎的花剪掉,再用一張文藝的英文報紙,把一束花包好,遞給自己,溫柔的笑著,說:“送給你,雅琳。”那一刻,小九的嘴角翹起來,眼神不同于學校里沒有出社會的男生,甄雅琳覺得自己戀愛了。雖然舍友的話非常打臉,她們說沒有看出來小九那里帥了,整個人都特別的邪乎,看人的眼睛一點兒感情都沒有,只有面對沒有生命的花朵才會溫柔。甄雅琳急忙為小九辯解:“你們懂什么啊,小九才不是沒有感情,花朵就沒有生命了嗎?這樣才能夠證明小九真的很愛花啊。”舍友勸不過她,沉默了。甄雅琳氣呼呼的就出了宿舍,她沒有地方可以去的,而且她是為了小九受的委屈,理所當然就跑到了鮮花店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小九正在擺弄新到店里的玫瑰花,甄雅琳進去他連看都沒有看一眼,老板也不在店里,甄雅琳憋著一肚子氣,說:“小九,老板不在嗎?”“你找他干嘛?”小九終于抬頭了,眼神并不是很友好。甄雅琳以為他誤會自己過來是專程找老板的,趕緊就解釋:“不是,我……”小九沒有聽她羅里吧嗦解釋的意思,說:“你不知道嗎?當花藝師店里的時候,老板是沒有任何用處的,他們就是不懂得鮮花生命的,一個掏錢給花藝師完成使命的冤大頭罷了。”甄雅琳第一次聽到這個觀點,而且是那么溫柔的的小九說出來的,她回頭看了一眼店門口,還好老板不在,說:“小九,我理解你的工作,你真的很厲害,可是這家店還是老板的,這些花也是老板的,你這么公開說不太好吧……”小九手里拿著的剪刀閃閃發光,他盯著甄雅琳,仿佛甄雅琳是一個叛徒,一個十惡不赦的罪犯,他警告一樣的說:“你給我記住了,這里一切都是我的!老板能夠拿我怎么樣,他除了有幾個臭錢,他還知道什么?”甄雅琳真的被嚇到了,驚恐的點頭,今天的小九太不正常了,好像著了魔一樣。甄雅琳又在鮮花店待了一會,一直到打烊的時間,也沒有看到老板。
    
     她覺得有點兒奇怪,因為平時老板都會在晚上過來清點賬目的。小九給門上了鎖,看了看周圍,路上的人已經很少了,他突然提出來這么一個要求:“我送你回學校吧。”甄雅琳受寵若驚,她從來沒有這個待遇。在路上的時候,小九好像打開了話匣子,一直在說話:“雅琳,你知道我最討厭什么嗎?就是像店長那樣的人,一點兒都不懂得珍惜花朵,總是在包裝的時候剪掉一些花……沒有其他的花朵美麗又怎么了,她們的存在就是合理的……我也要讓他體會一下,自己的身體被剪掉是什么感覺……”甄雅琳被嚇到了,她以為是一個戀情愉快的開始,沒想到是這樣恐怖的一個開場。而且小九好像不是說說而已,他手里還有一把剪刀,隨著說話的時候咔嚓咔嚓的在一開一合著。花藝師拿剪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是下了班走在路上還拿著剪刀,燈光打在上面明晃晃的很嚇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好不容易走到了宿舍門口,到了告別的時候了,甄雅琳問:“小九,你要回家了嗎?”小九是本地人,還和父母一起住呢,也沒有女朋友。小九依舊在不停的擺弄他的剪刀,說:“不,我要先去一個地方,你別管我了,回去吧。”小九說完了話,轉身就走了。甄雅琳看似進了宿舍門,卻是偷偷的躲在宿舍大廳里,看到小九真的轉身走了,又從宿舍里溜出來,偷偷的跟在他的后面。雖然說不清楚自己到底為什么這么做,但是內心有個聲音,非要這么做不可。小九今天的路線也很奇怪,和他平時回家的路根本搭不到一塊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甄雅琳覺得這條路熟悉,突然就在一個紅綠燈路口出想起來了,這條路是通往鮮花店店主家里的!紅綠燈時間變得格外的漫長,在上一個紅綠燈小九已經走過去了,所以自己被甩了一大截!她著急的想跟過去,可是行人太多了,根本找不到小九了!甄雅琳并不確定小九是不是要去店長家里,她只能夠碰碰運氣了,往店長家的方向走去。店長家里還開著燈,甄雅琳知道店長一個人住,平時休息得很早,怎么可能還開著燈!她到了門口,就聽到里面有很大的聲音,她挨著門,聽到了小九的聲音:“店長,你怎么還不承認我的才華?我對那些花不好嗎?為什么僅僅就是我做了花藝師之后,店里生意不好你就要辭退我?他們,那些來買花的人,你以為他們真的懂什么花好看嗎?”店長沒有出聲,這時候小九的話給了答案,他繼續說:“你不用狡辯了,你也不能夠狡辯了,膠帶封住嘴巴的感受不好受吧?我告訴你這就是我的感受!”“好了,我該用這把剪刀,送你上路了……”小九說,屋子里的他伸出了剪刀,準備刺入……“住手!”甄雅琳顧不得了,推開門就大聲喊。小九看到了她,更加興奮了,揮舞著剪刀,說:“又有人陪葬啦!”甄雅琳覺得自己太蠢了,店長被五花大綁,她一個女生又打不過小九,而且小九還有武器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之后,店長為了感謝甄雅琳,免費送了她一年的鮮花。甄雅琳聽說,小九被送到了精神病院。
    
    

最色的日本动漫